第154章 情趣内衣透明装

“金哥儿,咱们过命的关系,你就不要瞒我了,若是拷打俘虏你还能说是夜不收里学的手段,这对金兵内部关系的分析,却是一般士兵所不能掌握的。试问大明天下,除了锦衣卫有这个手段还能有谁?”刘毅转头盯着刘金说到。
“闭嘴!现在听好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当中是白莲力士的站到我左手边,剩下的站到我右手边。一盏茶时间内,不按规定站好的格杀勿论。”刘毅大声对俘虏道。“吼!”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恶狠狠的对着俘虏。
刚在城外还不觉得进了城才发现县城的繁华,不愧是发达的工商业城市,更是长江沿岸四大米市之首商旅云集,舟车辐辏。春日的阳光普洒在满眼的黑瓦白墙之间,徽派建筑的气息扑面而来,高高的马头墙,一排排的镂空窗户,朱红色的大门,院落的围墙边雕刻着精美的山水,花卉,任务等图案。街道两旁是高高飘荡的商铺招牌旗号,川流不息的行人和络绎不绝的车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种淡淡的从容。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竟能和官军抗衡,原来是白莲余孽。”众人恍然大悟道。
操场上的众人呆呆看着这两父子的表演,不知是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演武场里爆发了哈哈哈哈的大笑声,很多人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刘毅在一旁也是笑着摇摇头。
“是小的啦,你还不快点。”妈妈有些急了。
“好,一起唱首歌吧,还记得我教你们的戚家军的军歌旗正飘飘吗,旗正飘飘,预备唱。”刘毅在校场训练时骗大家说旗正飘飘是戚家军的军歌,他稍稍改动了歌词。士兵们这才努力学习传唱起来。此时他让大家唱一首旗正飘飘鼓舞一下士气。
“乔一琦,姜宏烈听令”,“末将在!”,乔姜二人插手道。“我与刘千户领马队先行,乔游击领正兵营居中,姜将军领一万**火器手和弓兵与正兵营齐头并进,原计划不变,明日午时前到达战场,一鼓作气,荡平建虏”“得令!”二人接过令箭,扭头而去整兵备战。
此时的阿布达里冈,大贝勒代善领的两红旗和四贝勒皇太极领的正白旗正在紧急布阵,三旗人马也是一个时辰前堪堪奉努尔哈赤令赶到阿布达里冈截击刘綎的东路军。
“你说的这股乱匪我也知道,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命闫海带人去进剿过一次,可是闫海仅有一百余人,还留下一些人防守县城,马仁山地势崎岖,山势陡峭,我们的人爬上去就累个半死,这些乱匪虽然没什么章法,但是好虎架不住群狼,他们从上往下顺势一冲,滚木礌石,弓箭土枪一阵乱放,咱们还折了十几个人,伤了二十多个撤了回来。现在闫海也就能依城防守,想要出击可是不行了,我这边的情况也。。。”说到这也不好再说下去了。刘毅也知道赵林是不会听吴斌的命令的。所以吴斌就是有心剿匪,但是也无兵可派。
一瞬间,各种心思在程冲斗的心中心念电转。“刘毅,你可要想好了,跟着老夫学习武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老夫的训练方法不同于寻常,更比你在军营之中还要辛苦百倍,你可能坚持?”程冲斗淡淡道。
“也罢!”李如柏长叹一声,“难得你有如此孝心,本帅向来敬仰英雄,你父亲为国捐躯不得全尸,老夫便给你纹银三千两,厚葬招孙将军吧。你取得战功,再加上招孙身死,到时候朝廷兵部必然也有封赏下来,虽然你年纪太小没有官身,但是上面会给你折成赏银和抚恤银,老夫便将你的事情写在军报之上交给杨督师,想必朝廷不会亏待了忠勇将士,你拿着这些钱也能衣食无忧了,如果你想投军可以随时来辽东找我,老夫说的话不变,你若成年便给你把总的位子。”
万历四十七年四月初一,京杭大运河,刘毅一人负手站在驶向南京的客船船头,望着江岸两边的大好河山,四月正是初春,天气还比较寒冷,虽是南方,但是江面上的风依然不小,陶宗和刘金二人在舱内饮酒。
“所到地方但令报水(即通报官府踪迹),而未尝杀人。有彻贫者,且以钱米与之。”他至天启七年已有船七百艘,由于明朝实行海禁,视其为非法,更诬蔑其为海盗,许心素建议荷兰东印度公司联手打击郑芝龙,但东印度公司未允,明廷随即命令福建总兵俞咨皋领兵进剿,但是郑芝龙兵强马壮,不仅官军进剿不成,反而被郑芝龙从台湾和海上调来的水陆两军打的抱头鼠窜,福建铜山城,俞咨皋麾下游击卢毓英和都司洪万春领兵三千在铜山城被郑家军团团围住,海面上郑芝龙舰队的数艘洋船排成一列,船上的大炮朝着铜山城全力射击。
“大帅!大帅!”周围家丁无不悲愤大哭,刘綎的坐骑也仿佛有灵性一般,走到刘綎的尸身前不住地嘶鸣。刘招孙将刘綎尸体背起,嘱咐刘明将尸身用绳索绑在马上,然后翻身上马对刘明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快走!我们突出去将大帅的尸身带回去。”
驻队收枪,跳档队将手中柳叶刀劈向木靶,然后快速闭盾。随后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整个队伍穿过所有木靶。骑兵和火铳兵也没闲着,骑兵沿着木靶阵的左右翼奔跑起到骚扰作用,也可以斩杀落单敌军,而火铳自由射击,掩护前方军阵。
国华证券的董事长杜剑锋暗箱操作,准备带着女儿和不义之财逃往美国,他的助理周阳伙同女友lily一起,准备在他走之前敲诈一笔。但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被进城寻找老婆的牛大伟意外搅乱,最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山脚下有车在等着,导游和司机在车上聊天,看到有人这?早下来,显得有点吃惊。
所以今天一大早他特意骑了昨天得到的黄鬃马来找刘毅的晦气了。刚才他也是在子弟中询问谁是程冲斗新收的弟子。
李如柏怔怔忘了刘毅半晌,旁边的亲兵也露出奇怪的神情,这个娃娃真是奇怪,能跟着大帅是前世修来的福分,竟然拒绝了,真是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
“大人,那我就直言了,我想要一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