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隔壁的邻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月底,天启皇帝颁布诏令,内阁首辅顾秉谦晋上柱国太师,因顾秉谦年迈,让其致事。擢太子太保,建极殿大学士,礼部尚书黄立极为首辅,原吏部尚书王绍徽进次辅,兵部尚书李春烨调吏部为吏部尚书,南京兵部尚书张鹤鸣上调顺天府为兵部尚书,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背后无不透露着阉党的影子,而此时的魏忠贤权力达到了巅峰,六部尚书和内阁众人几乎全部都是阉党的人,朝堂之上几乎变成了魏忠贤的一言堂。

所以袁崇焕只是想将辽东军整合成戚家军一样的军队,作战时统一调度,这样才能万人如一人发挥出最大战力,从出发点上和初期的成果来看确实不错,对后金起到了一定的压制作用,但是袁崇焕终究只是一个将才而不是一个帅才。

代善比皇太极大了十岁,平时众兄弟中唯独代善最疼爱皇太极,皇太极也和大哥最是亲近,日后皇太极上位,也是代善全力支持。代善知道皇太极年纪尚青,却成为四大贝勒之一,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正好借这次献捷的机会给弟弟露露脸。而他们俩又不能亲自回去报捷,必须在前方收尾,这样才能给父汗留下进退有据,不失分寸的印象。所以代善特意嘱咐阿林保献捷的最佳时间,并且答应他只要顺利完成此事,算他大功一件,等到回来封赏时,包他当上甲喇额真。

导演: 包贝尔

清贫书生王子进进京赶考,被下凡取丹的小狐妖白十三盯上。只要杀了王子进,取了丹,就能晋升狐仙。但没想取丹路上,一人一狐竟成了最好的朋友。在历尽万险后,白十三该作何选择?

那边一个身穿练功服的少年正在和晋军比试,铿铿,木刀相击。“好小子,竟然能接我七刀,看你的打扮应该是徽商演武场的子弟吧。”

“川军千户的儿子跑到咱们芜湖的地界?咱们这只有黄玉黄百户和吴斌吴百户,府治那边倒是有龙宗武龙千户坐镇。就算你爹是川军千户,也管不到咱们这里来,何况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真假。”一个衙役对刘毅说道。

“把首级拿来我看”李如柏点头道,李如柏与几个亲兵闪到队伍一边,刘毅等人站在下首,旁边亲兵拿出一个马扎,方才孙尽忠已经将夺回首级的事情跟李如柏简单叙述了一遍,李如柏大马金刀的坐下打开了装有首级的包裹。

爱情就像烟花的绽放,再美丽也是一瞬间的华彩。

这下轮到鲁超像看怪物一样看刘毅了,“这位大人怕不是在军器局混过吧,这他娘的是个天才啊,这种主意都能想到。”鲁超心里想道。

中国西南、与世隔绝、群山环抱中有个寨子,是个人皆长寿、规矩自成之地,清时皇帝赐名“长寿镇”。某日突爆传染病,地方官派医生前往诊治,他在镇子外发现奄奄一息的牛结实。进寨后,往日温厚的村民一反常态,不仅对牛结实拒施援手、避若瘟疫,更迁怒于医生多管闲事,老镇长亲自带着长寿镇医生和接生婆、油漆匠,老族长等人千方百计的阻挠医生对牛结实的救援,牛结实最终没能被救活,医生也找不到此人暴毙的原因。镇民们对医生的不欢迎不合作态度,令医生很沮丧,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被全镇民众一起隐藏在山崖上的一个秘密,带着重重疑惑医生决定暗中走访长寿镇,直到他偶遇一个男孩,长寿镇迷案的真相才一步步揭开......

“赵百户,为何不进去支援,吴把总他们离道口不过小半里,我们上前接应才是。”刘毅从后军拍马赶到赵林那里问道。“刘总旗,你是百户还是我是百户,我的命令就是原地列阵,你回去吧。”赵林阴阳怪气道。

“这。。。可需民团相助?”王嵩问道。

士兵们刷的一声同时转头面向点将台。

刘金大旗左右挥动两下,骑兵渐渐放慢马速,慢慢变成了两个横排,此时他们距离稻草人捆扎的木靶还有约百步,刘毅和刘金也从前面的位置退到第一排的左侧,骑兵们紧紧勒住缰绳控制着马速,马匹从疾奔的状态变为小跑。他们不断的调整接近到五十步,举起手臂以铁臂护手护住面部,他们胯下的马匹都配备了前挡护具。将马匹的正面护住,正面冲击的情况下,就算是清兵的重箭二十步也射不穿马匹的护具和众人身上的双层重甲。

看着他的飒爽英姿,程冲斗老泪纵横“徒儿保重!”

我恍然大悟,忙问:“姐姐,你是来小的还是大的?”

眼看着阮星慢慢在江中沉下去,阮星的娘和几个姐姐已经浑身瘫软的坐在地上嚎哭了起来,阮辉此时也没有了会长的样子,手足无措的站在河岸边直跺脚。

刘毅打马前行,后面跟着刘金和刘宝他们,眼看就要追上他了,忽然他听见前方有人大呼救命,定睛一看,却是两个只身着破烂鸳鸯战袄,连兵器都不知道到哪里去的明军士兵,正大口喘气,踉踉跄跄向这边跑过来。

首先是郑芝龙花大价钱从日本购买的铁炮一千余杆,组建了精锐的一千铁炮手,这些铁炮手来源五花八门,有日本的浪人,明朝原来逃役的官军,跟随自己起家的老部下,甚至还有南洋的番人,特别还有几十个从葡萄牙人手里买来的昆仑奴,这只肤色五花八门的火枪队战斗力却是一等一的。他们在常年的海盗战争中培养了精准的枪法,良好的团队协作,他们的三段击射击效率也非常高,能达到每分钟两发,三段就是十秒一发,已经达到了火绳枪的极限射速。

“刘总旗,说起来我还是你的上官,这个面子你不给老哥吗?”赵林不悦道。

吴斌盯着眼前的板石岭,举起了手中的马鞭道:“传令全军,停止前进。”

鼓乐手停止了奏乐,陈严龄带领太平府大小官员跪下磕头道:“参见天使,参见张大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毅带着毕懋康里来到了蒸汽机工坊,宋应星出来迎接二人,刘毅对着宋应星和毕懋康互相介绍了对方。二人一见如故,很快便攀谈起来,宋应星带着毕懋康参观了蒸汽机,将毕懋康震惊的合不拢嘴,当下就言此乃国之重器,应该大力推广。

吏部尚书是六部尚书之首,掌管着人事任免的大权,所以又被称作是天官。虽然兵部尚书李春烨和吏部尚书王绍徽同为从一品大员,但是在礼制上吏部尚书要高出一些,所以李春烨收拾一下衣冠便快步走出了书房,老远的听他道:“哎哟,是哪阵风把王尚书给吹来了,真是蓬荜生辉啊。”

正月十五,刘毅的六百兵终于全部招满,军营大校场,凛冽的江风拂过,校场上站着清一色穿着鸳鸯战袄,头戴毡帽,未披甲,手中也未拿兵器的六百年轻汉子。他们有的是徽商子弟演武场出身,有的是家境贫寒的农家子,有的是有些力气的流民,还有的是武馆的学生。此时此刻他们都站在大校场之上。

第一次邂逅,?岜愠磷碓?m那温柔的眼眸里。

只见一个充当主持的教头走出来面对大家,抱拳说道:“感谢各位光临,演武场一年的训练,子弟们也小有所成,这和知县大人还有两位百户等各级官员的政策扶持还有徽商总会和各大家的钱粮支持是分不开的,某在此代表在场所有子弟感谢诸位。”他一说完,后面两百余子弟一齐抱拳拱手道:“感谢诸位!”声势惊人。

刘毅惊出一身冷汗,然后骂道:“骑马不长眼啊。”只见马上骑士兜头转了回来,手中马鞭指着刘毅道:“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太平府,离剿匪过去已经十几天了,芜湖县和繁昌县目前的治安防卫工作都由民团代劳,龙宗武那边也派来两个百户的人马分别驻扎两个县城协防,大家都在等待上面的回复,捷报上去时间也不短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刘毅却没空管这些事情,一仗下来自己的人马战死和重伤的加在一起有十七人,轻伤的虽然归队,但是现在总旗内只剩下四十几人,叶飞战死等于损失了一个小旗还多的人马,他怎么能不心疼。

“不可能啊,只找到些碎银子?”刘毅心下觉得非常奇怪,这么大的寨子,存在了好几年,打劫的商队村镇至少上百,怎么可能没有银两呢?

这救了阮府少爷的人就是不一样,一个总旗竟然有十匹战马。还人人有棉甲,他娘的,老子手底下还有十几个兵无甲呢,更别说就我一个人有马。

程冲斗呆呆的看了刘毅半晌,长叹一声道:“皇天在上,徒儿刘毅,吾不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