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天津移动网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老丈,我是程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和师傅分别一年有余,今日特来看望师傅。”刘毅道。

刘金说道:“他娘的也没留一个活口,也不知道前方战事如何了。”忽然他一拍脑袋,刚才那个跑回来的明军呢,原来跑回来的两个明军被射死了一个,另一个吓破了胆躲在旁边一个石头后面瑟瑟发抖,两个家丁将他架了出来。

明清时期因为火铳大炮等火器的普及还有战斗方式的改变,骑兵已经不再全身盔甲,像铁浮屠那样只露双眼在外面。而是像轻骑兵或者是后世的拿破仑的胸甲骑兵那样,战马只防护重点部位,比如头部,前胸,腹部,不再对战马进行全身包裹。而且马铠的材质也有所变化,从那种重达几十上百斤的铁片重甲,变成了锁子甲,鳞甲,皮甲。

这种气质头领见过,那是一次龙千总召集大家训话的时候,讲武台上站着的是龙千总的同袍,一个从皖地奔赴大同镇戍边的军人,然后此人累功在边军中升到千总,一次塞外和蒙古建虏作战被砍断一只手,只能退役回到家乡,龙千总特地邀请他来做客,顺便给弟兄们讲讲边军作战的事。这个头领从刘毅身上也看到了相同的气质,那是一种征战沙场,百战余生的气质,是一种见过血杀过人,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质。

今日刘毅推开大门对二人说道:“收拾一下,跟我走吧。”二人竟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少爷说的机会终于来了吗?

“小的真的没说谎,弟兄们都被打散了,金兵一边喊大帅死了,一边冲击我们军阵,山路狭窄,金兵又是伏击,**兵的火铳阵都没列好,建虏就杀进来了啊!”众人听到此皆面露悲愤之色。“咳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原来是刚才被砍断了手的马甲并未死,缓缓从地上坐起,脸色扭曲也许是疼痛,也许是仇恨,眼睛扫射看着众人。

刘金问道:“总旗大人,赵林想干什么?”“他一定是想借刀杀人,这个混蛋。今天恐怕是无法善了了。恐怕赵林跟乱匪有所勾结。陶宗,传令列阵!布置飞雷炮”

代善面色不善,刚要下令万箭攒射,就听一声暴喝:“明狗受死!”阿克墩挥舞斩马重剑冲了出来和刘招孙战在一起,兵器相击火花四溅,两人都拼尽全力却不能一招制敌,猛然阿克墩瞅准时机单手执剑虚砍一下,左手摸出腰间匕首向前一送,一下捅入刘招孙胸腹,刘招孙一口鲜血喷出,嘴边吐出一些血块,双手紧紧抓住刀柄。

“向前看!”

我有些慌了,急道:“姐姐,姐姐,你怎?了?”

故事发生在盛唐时期的长安城,白乐天本是朝廷要官,却为了收集写诗的素材而甘愿被贬为起居郎。长安城内连连发生离奇的死亡事件,就连当今圣上也难逃厄运离奇身亡,这一切都和一只神出鬼没的妖猫有关。日本僧人空海本为了替皇帝解咒远渡重洋而来,却和白乐天意气相投,两人决心携手调查案件真相。

三路大军败了,分兵合击,分兵合击,该死的分兵合击,朝廷这帮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无耻文官,党争党争,死的是我千千万万的忠勇将士啊,当年我和大哥出征**,我大明天军一战而平倭寇,为什么沦落到如此地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伤,那是曾经天塌下的地方。

刘毅回到飞龙驹上策马来到新军阵前,“禀尚书大人,今日操演分为三步,第一是骑兵操演,第二是火器操演,第三是全军合演。”张鹤鸣点点头。

后期抗击李闯和清军,很多明军隔着老远就打铳放炮,近了一些就放箭,一旦敌人冲进来短兵相接,对上闯军还好,对上单兵战斗力出众的清兵那就只有挨宰的份了。所以清军根本不需要有骑兵阵列,第一骑射本来就能远距离击溃敌军。第二即便敌军是硬茬子那就直接撞过去好了,一个骑兵连人带马披甲重达一点五吨,差不多像是一辆小汽车直接冲进人群之中,想想会造成什么效果。所以清兵按照成吉思汗的战术波次冲击,一次冲不破就向两边绕行回归本阵,第二波再冲,循环往复直到冲破步阵为止,明军一般很少能扛过三波的,所以清兵才无往不利。

“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从芜湖县城到当涂县城,快马半天就能一个来回,所以当吴斌将文书给了黄玉,黄玉浏览过后,当下向龙宗武推荐了刘毅,黄玉本就对刘毅颇为欣赏,而且刘毅又救了徽商总会会长的儿子,又是程冲斗的高徒,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在和龙宗武汇报时言语间大为赞赏。

爱情本是美好,可总是有人爱破坏它本身的美好。

我希望和你并排站在一起,看每个黄昏日落。

故事发生在非洲附近的大海上,主人公冷锋遭遇人生滑铁卢,被“开除军籍”,本想漂泊一生的他,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的计划,突然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叛乱,本可以安全撤离,却因无法忘记曾经为军人的使命,孤身犯险冲回沦陷区,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展开生死逃亡。随着斗争的持续,体内的狼性逐渐复苏,最终孤身闯入战乱区域,为同胞而战斗。

“不需要了,方才审问,大寨已经没有留守兵马,我先带人马过去,确定情况之后飞马来报,二位知县再派民团前去接收物资,解救百姓。”

三人快马加鞭往太平府疾驰,刘毅骑着披了黑色马铠的飞龙驹,在官道上飞驰,飞龙驹速度奇快,刘金和陶宗二人很快就被甩在后面。刘毅胸中豪情顿生策马喊道:“大明我来了!”

“吾儿无恙乎?”

猛然大家听见旁边密林中喊杀震天,一下冲出许多身着白色棉甲的清兵马甲,领头一个大将,身穿仿明鳞甲,头戴钵胄盔,身后一杆白底黑龙旗。冲在最前面,后面金兵策马狂奔,一边还纷纷放箭。嗖嗖嗖,数百支披箭射入明军队伍当中,一下子放倒了百余人,明军阵型大乱,冷兵器时代骑兵就是未列成阵型的步兵的噩梦。明军四散奔逃开来,中军官也弹压不住,一时间明军步兵们无头苍蝇一般跑的到处都是,金兵冲进队伍一阵砍杀,又斩了不少明军。

“哈哈哈,鲁超你又在吹牛逼。你祖上是鲁个屁的班,你祖上要是鲁班你还能在这喝闷酒,兜里就几文钱?”旁边几个工匠嘲笑道。

“不敢,总兵大人请讲。”“第一,某观你军阵却未见到火绳点燃,难道你的火铳不用火绳击发?第二你火铳兵大阵以四段射击之术,火力连绵不绝,可是某自问带兵无数,却没有士兵能装填的这么迅速,火铳射击步骤本就繁杂,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快的?”

金国为了打赢这一仗可谓是倾国而出,对于刚刚建立一年的大金来说,可以说是国战。每个士兵都身背两壶弓箭,一壶披箭,一壶刺箭。此时皆在百步之外用刺箭抛射,明军变阵尚未完成,猝不及防之下,前排马队一下被射翻三四百人,西岗上人喊马嘶,一片混乱。

“谢谢军爷。”

演员: 周润发/张家辉/刘德华/张学友/李宇春/刘嘉玲/余文乐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来到县衙,进入议事堂,陆陆续续有县城的文武官员进来,众人按品级落座,吴斌进来坐在右边第一把交椅,周之翰坐在正堂,他在芜湖县城已经担任了六年知县,因属于清流被东林和阉党所排挤,多年不得升迁,也快年近五十了,两鬓都有些发白。赵林坐在吴斌下首的位置,繁昌县的驻守百户闫海也过来参加议事,介绍马仁积匪的情况。他坐在赵林旁边再往下坐着刘毅等几个总旗。

“哈哈哈哈,知我者刘兄也。”阮星起床道。

“唔,方才我让亲将杨三带两千人去试探了一阵,铜山城里的官兵不多,也就两三千人。待会还是用老办法我将战舰一字排开,全力轰打东城墙,掩护你们,**领两千人汇合杨三猛攻东城,老三带两千人分作两队佯攻南北城墙,老四带主力四千人前往西门设伏,咱们围三缺一,如果城内的人突围正好就地歼灭,算算俞咨皋和许心素这个兔崽子的兵马应该也快到了,厦门离这里这么近,到这里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如果城里的人太阳落山之前不突围,那我就亲自领预备队两千登岸攻城,老四的兵马拦截援兵,且战且退,借着夜色的掩护咱们的战舰推进到最近距离,待老四把俞咨皋诱入射程之内,咱们数百门大小炮够他喝一壶了。待我解决了城里的人出城和老四汇合,咱合兵一处全歼俞咨皋。”郑芝龙对着桌上的铜山城防图跟几位弟弟布置着战术。